追蹤
I’m Pink 公主
關於部落格
  • 8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繡春面上現出恐懼之色

”繡春大喜,連忙親自去傳令。

飲料店到繡春的回復,蕭蘭秀美的面容上現出怒色,她怒斥道:“好你一個賤婢,可是你搬弄是非,讓姐姐改了主意,早聽說你和這奴才有私情,如今看來果然是的,罷了,本宮也不求人,今日一定要將你們這對奸夫淫婦杖殺在此。”

繡春面上現出恐懼之色,她本是擔心夏金逸的安危,這次親自來傳令,飲料店不料蕭蘭居然要連她一起處置,嚇得不敢出聲,但她雖然羞愧,卻是神色倔強,不肯哀告求饒。夏金逸卻冷冷道:“屬下和繡春的事情,太子殿下和太子妃殿下都早已知道,只是娘娘喜歡繡春侍奉,殿下也喜歡屬下服侍飲料店,所以沒有急著成婚,這奸夫淫婦四個字,屬下可不敢當。”

李寒幽面色突然一變,冷冷道:“還和他們羅嗦什么,師姐,他們在拖延時間。”

蕭蘭立刻站起身道:“來人,用刑。給我飲料店把這對狗男女活活打死。”

李寒幽冷冷道:“那個丫頭,有自己的主子,她沒有廉恥,也該她的主子教訓。”

蕭蘭道:“聽見了沒有,把繡春送回去,就說讓姐姐管教一下這個賤婢。還不動刑,你們等什么。”

兩個侍衛走了過來,手中拿飲料店著紅漆刑杖,另外一個宮女則拖著繡春向外就走,繡春一邊掙扎一邊哭喊道:“夏郎,夏郎。”但那幾個宮女力量極大,很快繡春的聲音就聽不到了。兩個侍衛走到跪著的夏金逸身邊,飲料店其中一個人低聲道:“娘娘在上面看著,請恕屬下不能手下留情。”說著一記刑杖已經重重的打在了夏金逸的肩背上,夏金逸只覺得背上一陣劇痛,知道這些人是要快刀斬亂麻,幾杖就可以讓自己脊骨折斷,但他平日雖然好像墻頭草,可是此時面對那個刻苦痛恨的仇敵,竟然是絕不肯求饒的。他閉上了眼睛,也不說話,咬緊了牙關等待接下來的痛苦。

誰知下一杖遲遲不見臨身,他睜開眼睛,只見一個大漢怒目圓睜,緊緊的抓住了刑杖,他驚叫道:“師兄。”原來那人正是他的師兄張錦雄,此刻他渾身上下威嚴可怖,眼中滿是殺氣。

蕭蘭面色一沉道:“張總管,你要做什么,竟敢對本宮無禮。”

張錦雄冷冷道:“蕭蘭,你也不必用身份壓我,名份上你是主子,我是總管,可是我張錦雄乃是崆峒掌門弟子,你蕭蘭則是鳳儀門高弟,當初鳳儀門使者到崆峒結盟,我奉師命前來供你們驅策,可是我這個師弟礙著了你什么,你們竟然要杖殺他,難道,你們真的不將我張錦雄放在心上么,還是以為我會坐看他被你們辱殺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